首頁>檢索頁>當前

大學課堂應多傳授非編碼知識

發布時間:2019-11-21 作者:朱柏銘 來源:中國教育報

作為一個職業,教師不會被機器人取代,并不意味著所有的教師都不會被淘汰。在人工智能時代,為什么仍要沿襲幾千年的傳統,讓學生端坐在教室聆聽教師的講解?學生在寢室里甚至在家里上網查查資料、閱讀文獻,不是也可以學習嗎?問題的答案應當是,教師在課堂上所傳授的不僅僅是編碼知識,更是非編碼知識。而且,今后應當更多地傳授乃至創造非編碼知識。

編碼知識是指相對成熟而且被公認的東西,如名詞、概念、術語、定理、定律等。非編碼知識則是在實踐中或者研究中剛形成的新知識,往往還沒有被編入工具書或歸集到搜索系統,如心得、感悟、體會、見解、經驗等。

    傳授非編碼知識的課堂往往是干貨滿滿的課堂

如果課堂上老師只傳授編碼知識,不去揭示問題、解剖問題,也不去探究事實的真相,這樣的課堂可能是灰色的。

課堂上教師懷著滿腔的熱情,運用專業理論去解剖現象、分析問題,充分表達自己的新觀點、新見解,久而久之,學生也學會去想別人沒有想過的問題,說別人沒有說過的話語,思辨力和洞察力的提高就成為必然,甚至不排除學生對教師傳授的非編碼知識表示不認同,為了反駁老師,課外查閱相關的編碼知識,產生自己的非編碼知識。

強調傳授非編碼知識,并非否定編碼知識的重要,但許多編碼知識如名詞、概念、術語,甚至一些基本的定理和定律都可以通過網絡查詢,老師只需點到為止。現在學生對老師有依賴,更多地體現在對非編碼知識的依賴上,希望老師更多地提供非編碼知識。說白了,編碼知識的獲得可以靠自己,非編碼知識的獲得主要靠老師。

可以斷定,更多地傳授非編碼知識的教師不太可能被機器人所替代,只要教師積累的非編碼知識足夠多,或者產生非編碼知識的速度足夠快。如果一個教師,只積累一些編碼知識,也只會傳授編碼知識,那么被淘汰是遲早的事。

    傳授非編碼知識的課堂更能促進創新思維培養

大學教學當然離不開傳授編碼知識,因為每一個專業都有一些基礎的概念、術語等,這些知識的掌握是學生后續學習和深造的鋪墊。但是,大學課堂更應當傳授非編碼知識,這是與大學的功能定位分不開的。

培養創新思維是大學教學的歷史使命。創新思維的培養離不開獨立思考、敢于挑戰成見的氛圍。什么是大學?某種角度上,大學這個名詞可以這樣來解釋:一群優秀的年輕人聚集在一起,就共同關心的話題進行研討,需要有那么幾個人來引導和點評,但是,引導者、點評者未必比其他人更高明。所以,大學是具有科學探索精神的場所,大學教師的角色應當是學者,即運用專業知識和方法,引導學生對傳統的觀點和習以為常的做法進行重新審視,動搖人們的習慣看法,并確立全新的認識。這樣,課堂教學就必須注重傳授非編碼知識,非編碼知識才會對學生的創新思維產生催化作用。編碼知識只是教師手中的工具,如同醫生手中的柳葉刀,利用這種工具剖析各種現象,使學生對問題有全新的認識,這個過程就是傳授非編碼知識的過程。或許這種知識不夠嚴謹不夠成熟,但能真真切切地引發學生的思考,激發學生的興趣,這樣一個過程就是啟迪心智的過程,這樣的教學才真正回歸教育本質。

傳統教學模式的一個不足在于,太注重編碼知識。教師講解編碼知識,考試也是編碼知識,就連選拔性考試,也主要考核編碼知識的掌握程度。何以如此?因為考編碼知識容易有標準答案。如果去考核非編碼知識,就難以有評判標準。但是,學生對知識的掌握不是教育的最終目的,所有人都能學會的編碼知識,不可能形成競爭力、創新力。只有非編碼知識才能形成真正的競爭力、創新力。

    能傳授非編碼知識的教師是達到了一定境界的教師

非編碼知識從哪里來?是教師感悟出來和積累起來的。

一是通過觀察思考而產生。教師在平時要養成勤于思考的習慣,看到A,馬上想到B,善于透過現象去探究事物本質。例如,如果一個地區對年輕的技術人才有很大的吸引力,那么,這個地區的產業檔次就比較高;再如,一個社會如果糾紛很多,人們總是把大量的時間、精力和金錢用于搜集證據、出庭辯護,而不是用于生產產品、創造財富,那么,這個社會的資源配置效率就較低。觀察思考非常重要,一流的理論總是來源于現實又超越現實,比如1982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的獲得者斯蒂格勒通過對出租車市場的觀察,提出了政府規制的俘虜理論,今天看來已是編碼知識,但當年卻是非編碼知識。

二是通過討論而產生。教學是一個互相啟發、互相促進的過程。課堂中師與生的討論、生與生的互動,都能在不經意間產生非編碼知識,互動過程是一個腦洞大開的過程,靈感產生之時就是非編碼知識產生之日。

三是通過科研活動而產生。在科研活動中,教師高度關注某一個現象,通過揭示問題、提出假說、建立模型、分析論證、經驗檢驗等過程,發現新思想,提出新觀點。雖說有科研活動未必有科研成果,但是,作為大學教師,沒有科研活動,非編碼知識就少了一個重要的來源。

總之,大學課堂教學,肯定離不開編碼知識的傳授,但是在信息技術突飛猛進的時代,應該更多傳授非編碼知識,這樣的教學才是研究型教學。

(作者系浙江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21日第7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