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走進孩子內心 共創幸福人生

第二屆“木鐸心聲”心理健康教育高峰論壇觀察

發布時間:2019-11-21 作者:本報記者 楊詠梅 來源:中國教育報

“童年吃苦未來就會幸福嗎?童年擁有幸福的積極體驗有什么價值?”“要細心呵護孩子的天性,寬容孩子的合法另類。”“接納孩子的差異,在細微處看見生命的珍貴。”“探索孩子內心時,請抑制住自己的全知全能感”……近日,由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健康與教育研究所發起的第二屆“木鐸心聲”心理健康教育高峰論壇在重慶市南岸區舉辦,來自美、日、韓、泰等國的學者和海峽兩岸多所高校的專家,圍繞“走進孩子內心 創造幸福人生”的主題,向來自全國各地的近800名與會者分享了心理健康教育的最新研究進展。南岸區的4所中小學在分論壇展示了基層心理健康教育的實踐成果,生動闡釋了“書香南岸 幸福教育”的多彩樣態。

    為什么是性格決定命運

“人們常說性格決定命運,為什么不是能力決定命運?”中國人民公安大學李玫瑾教授列舉了吃苦耐勞、勤勞、忍耐、堅韌、耐挫、心胸大氣、大智若愚、樂于助人、善解人意等在生活中受歡迎的性格,指出性格是后天形成的社會行為方式,比能力更重要。“好性格是養出來的,而養育在家庭,教育在學校,家長不能把成績當成衡量孩子價值的主要標準。”

來自美國楊百翰大學的哈特(Craig H. Hart)教授,聚焦社交及情緒勝任力與兒童心理健康的關系,指出兒童時期缺乏社會勝任力,會影響到以后的人際關系和社會情感發展。哈特觀察到兒童游戲中有些被稱為“沉默寡言、害羞的孩子”,一直在角落里扮演旁觀者,咬衣領、絞手指,這些焦慮緊張的肢體動作,是社交恐懼癥的壓力內在化,發展后期會呈現出孤獨、負面的自我認知、抑郁等心理健康問題。

哈特發現由于中國文化鼓勵孩子謙虛、安靜、保守、有序,所以中國孩子比美國孩子安靜一些,但“害羞的沉默者容易被同齡人拒絕,容易成為校園暴力的受害人,這在中美基本相似”。哈特指出,過度保護的、侵擾性的、指責性的家庭教育,導致孩子認為自己沒有社交勝任力,只能讓問題更嚴重。

哈特介紹了他們用游戲的方式教孩子社交禮儀的“烏龜項目”,教孩子關于感情和人際關系的技能,訓練老師和家長降低過度保護,減少害羞的孩子對同齡人的恐懼,降低抑郁和焦慮,提高孩子的感知技巧和社交勝任力。同時,哈特指出孩子的踢人、打人、威脅等攻擊破壞行為,也跟焦慮、抑郁的情緒相關。“家長使用肢體管理孩子,會導致孩子更多的攻擊行為。”當哈特用“肢體管理”描述“打孩子”時,會場響起了一陣笑聲。

李玫瑾認為,人的心理問題一半以上是后天造就的,孩子過于沉默害羞,也是養育模式造成的。父母要為孩子創造豐富的經歷和機遇,在陪伴中觀察孩子的興趣是什么、經常專注于什么。“細心呵護孩子的天性,寬容他的合法另類,更重要的是把選擇權還給孩子。”

關于選擇權的寶貴,李玫瑾印象最深的是,歐洲的超市有的雞蛋比普通雞蛋貴多了,服務員說“那是有‘雞權’的雞下的蛋!”“看來,有選擇權的動物,心理生理都更健康。把選擇權交給孩子,親自撫養、陪伴成長、共同做事、經常聊天、家校溝通,根據孩子的智力和興趣,發現他獨特的發展方向,就能幫助孩子拓展自己的價值。”

    學習被簡化為童年唯一的任務“萬萬要不得”

“當社會主要矛盾變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時,我們需要思考,幸福是由什么決定的?當人們越來越認識到金錢帶來的快樂有限時,我們需要越過外在滿足向內看,是什么使我們感到幸福?”北京師范大學心理健康與教育研究所所長邊玉芳教授,從積極心理學的視角,分析了人際關系帶來的歸屬感、情緒的表達與傾訴、感恩、生活有規律、運動、與人為善及助人為樂等幸福感的來源。

邊玉芳特別指出,研究顯示青春期(10—16歲)幸福感降低,跟青少年欠缺自主決策的機會有關。她深有感觸地呼吁:“人生的每個階段都要幸福,有的家長認為童年吃苦未來才會幸福,這是不對的!學習不是童年唯一的任務,孩子的心理需求被大大簡化,被簡化得只剩下學習這一件事,是萬萬要不得的,童年的價值遠不止于只會學習!”

如何幫助孩子找到自己的價值?李玫瑾認為無論孩子的天賦如何,父母首先要堅信“天生我材必有用”。“關鍵要讓孩子明白,人的價值不在大小,關鍵在于能否意識自己價值所在,大可報國、小可報恩;價值不在掙錢多少,在于能否被人發現和認可;價值不在遠近,在于是否對他人或社會有幫助、有意義;價值不在一時,在努力中有增有減。”

針對有些家長認為“孩子只管學習就行”,以至于體育與藝術在孩子成長中被大大壓縮的家庭教育誤區,邊玉芳提醒家長不能過度保護、過度控制,要給孩子面對挑戰的機會。“全情投入、克服困難的那種高光時刻,能體驗到積極心理學所說的全神貫注、物我兩忘、駕輕就熟的‘心流’狀態,孩子才會有刻骨銘心的體驗。這種自主的體驗對孩子太重要了!”

信奉“孩子只管學習就行”的家長,大多巴望孩子成為學霸。但是,有些學霸“從來沒有為自己活過,也從來沒有活過”“我的世界充滿迷霧,完全沒有自我”“我要好好學習,為了我媽學習”“我會跪著上吊,為了讓所有人滿意”“考第一很難,更難的是保持第一”……當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副主任徐凱文把一句句“空心病”患者的心聲打在屏幕上時,會場的氛圍變得格外沉重壓抑。

“‘空心病’的早期癥狀是迷茫,不知道自己是誰,要干什么,而病程往往是從中小學開始的。”徐凱文說,這些孩子看起來什么都很好,就是感到孤獨和無意義,缺乏意義感和存在感。“很多是家長老師眼中的乖孩子、好學生,人際關系良好,但往往有評價恐懼,需要維系他人對自己的評價,以至于自我否定、自我厭惡,甚至有自殺傾向。這種抑郁癥很難治。”

    積極情緒促樂學,過度控制易“空心”

“教育是藝術,是最廣泛、最復雜、最崇高、最必要的藝術!藝術就是情感。教育就是情感,是充滿情感的藝術過程,情感是有效學習的重要條件。”上海師范大學的盧家楣教授,因創立“情感教學心理學”榮獲全國教學一等獎,他生動地設問:“孩子做不出題目,你會說‘冷靜下來,好好想想’,還是‘激動!激動起來,好好考慮’?”原來,消極情感是對認知活動的干擾,家長若不了解,就會出力不討好。

孩子應該苦學還是樂學?在“名師大家主張樂學而老百姓不認可、廣大人民群眾都回家給孩子搞苦學教育”的背景下,盧家楣認為苦學樂學之辯是哲學之爭,因為“能不能學、會不會學,是否可接受,是認識范疇的問題;要不要學、愿不愿學,是否樂于接受,是情感范疇的問題”。

盧家楣以科學偉人屠呦呦“只要是喜歡的事情,就會全力以赴”為例,指出學習的苦樂屬性是彈性的,滿足需要則有樂的體驗,不滿足則有苦的體驗。所以教師和家長要研究孩子的需要,重視并發揮情感因素的積極作用,充分調動學習的積極性,幫助孩子以快樂的情緒學習,“把學生的心勾過來,學出眼睛發亮、瞳孔放大的感覺”。

徐凱文認為空心病是一種價值觀所致的精神障礙,“與物質消費無止境、高尚美好的人被物化的西方文化背景有關”。他特別提到自殺個案與父母的職業的關聯,排在前面的是教師、醫護、管理、職員、工人、科研……功利化使教育忘記了初心,控制欲讓家長焦慮、讓學生抑郁。“心理健康教育是扶正教育,要從五千年文化中尋找豐富的精神財富,從集體主義中尋找高尚、美好、有力量、有意義的積極價值觀,求真、守正、行善、得美。”徐凱文說。

“正常的媽媽耐心地回應孩子,焦慮的媽媽強迫孩子的注意力在自己身上。”韓國南首爾大學教授張美景說,韓國青少年自殺率世界第一,主要原因就是家長過度關注學業,情感陪伴不足,而且出現了父母的精神健康問題與子女的精神健康問題并發的現象。她提出,精神健康問題要通過健康的關系來療愈,父母要改變過度或過少、不安和緊張、憤怒與敵對性、虐待性干預等養育方式和態度,形成“共情—接納”的親子關系。

“遇到一個不聽話的孩子,談幾次話就可以搞定他?你傾聽了、理解了、建議了,這事兒就可以結束了嗎?”日本京都文教大學教授森谷寬之認為教育意味著“兩個人協力合作互動”,教師和家長不應該是居高臨下的權威,要抑制住自己的全知全能感,做“好像不自信的”的發問者,才能走進孩子的內心。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21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