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芬蘭:讓孩子在探索中發現自己

發布時間:2019-11-15 作者:見習記者 梁丹 來源:中國教育報

“什么時候學習才是有趣的呢?我們告訴孩子,從失敗中學習也是種樂趣。”近日,在芬蘭學前教育路演現場,北京芬愛教育教學總監劉雯分享了芬蘭的快樂學習秘密。

“我們認為,終身教育應該從學前開始。幼兒期是一個人生長、發展的關鍵時期。在芬蘭,學前教育被認為是整個教育體系的基石,游戲和玩耍是我們在學前教育中提倡的理念。”芬蘭駐華大使館教育科學參贊時明睿表示,“是教育,讓芬蘭這個年輕的國家,在短短100年內,實現了從落后農業國向人才強國的轉變”。

那么,芬蘭的學前教育是什么樣的?具有怎樣的風格和特點?芬蘭經驗在“落地”中國時,又有哪些本土化的困難和新探索?請跟隨記者一起體驗一番。

現象教學:

    在玩中學,在觀察中學

“你的機器人朋友小赫送來了一封求助信和一些材料。正在準備生日派對的他,因為沒有肺沒法吹氣球,感到十分苦惱。你愿意幫幫他嗎?”

活動中,來自芬蘭一所名為“KIDE Science”的學前教育機構教師埃米利婭·馬爾朱卡·托維拉(Emilia Marjukka Tuovila),展示了一堂生動的科學課教學示例。

“誰能幫我判斷下這杯液體是什么?我們可以怎么描述呢?”打開材料包,埃米利婭舉著一杯液體,問道。

“它是透明的,可以流動的,但是聞起來有點兒酸,像是白醋。”一位學生回答道。

“那么這些小粉末又會是什么呢?”

“它看著是白色的,摸起來軟軟的,聞起來的味道,讓我想起了廚房里媽媽常用的烘焙蘇打。”學生回答。

埃米利婭邀請另一位學生,將一勺醋放入了蘇打中。“發生了什么?產生了好多泡泡,貼近去感受下,是不是有氣流觸摸你的臉?借助這個方法,我們可以幫機器人小赫吹好多氣球啦!”

在芬蘭,對傳統分科課程的反思逐漸讓他們形成了關注學生真實生活和情景的“現象教學法”。“在類似這樣的一堂課中,我們已經沒有辦法用傳統的學科去劃分,它融合了化學、科學、語言很多知識,也調動了孩子嗅覺、觸覺、工具使用等多種能力,是一種針對某個現象、圍繞一個主題進行設計的課程。”在劉雯所在的幼兒園,圍繞航天科技開展的“小小宇航員實驗室”就是一門現象教學課程,融合了思維訓練、體育活動和團隊合作等多個教學要點。

“在這個過程中,孩子們需要去觀察現象,運用所有可能的手段和知識,去解決一個個具體的問題。”在山東省濰坊市教科院原副院長曹紅旗看來,這種跨學科整合的課程理念與教學方式是目前包括芬蘭在內的美國、英國、日本等國家教育改革的重要方向。

“很多人不理解芬蘭教育為什么能讓孩子在玩耍、游戲中收獲很多。相比于老師教具體的知識,芬蘭課堂是以潤物細無聲的方式在滋養孩子。”劉雯介紹。

環境因素:

    既激發靈感,也給予安全感

在走訪中,中國幼兒園的環境設施令芬蘭的教師贊嘆。因為在芬蘭,幼兒園的環境,不管是室外活動還是室內教學的環境,都是典型的北歐風格,很簡單,甚至有點兒粗糙。

芬蘭學前教育鼓勵孩子們參與環境設計。在芬蘭,不光是教室環境很簡樸,道具和玩具也十分隨意。路上的木塊、石頭,樹下的松塔,都能成為孩子們布置教室的原始素材。“讓孩子們接觸到這些原始的東西,他們會去思考,我可以把它做成一個怎樣的東西,比如是搭建一個小房子呢,還是做一個裝飾圖……這些過程,能激發兒童的創造力。”在劉雯看來,拿給孩子一個成熟的、復雜的玩具,或者提供一個所謂很美的環境,恰恰會因為太過完整、完美,反而發揮不出對兒童的激發作用。

有形的物質環境重要,無形環境更為重要。在芬蘭語中,幼兒園意為“孩子們白天的家”。鼓勵孩子們探索、自由布置空間,能夠讓孩子們建立起安全感和舒適感。“只有讓孩子感到安全、信賴和熟悉,他們才能夠非常充分、自然地發展。”劉雯說。

本土化:

    有所為,有所不為

這種強調孩子自由探索、在玩中學的教學,在中國有時會被質疑,家長會感到孩子似乎沒學到什么東西。劉雯認為,“很多家長,依然希望看到孩子能有明顯的成效。我們也知道,教育的‘冰山’下是更廣闊的社會文化背景,引進芬蘭經驗,肯定是要做本土化的改良。”

為了在一定程度上滿足家長們的需求,中國的幼兒園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美術課會引進更專業的美術老師,讓整個學習的難度、復雜度上升一些,讓孩子的成果更完美一些。

有所為,有所不為。在劉雯看來,很多家長對芬蘭教育理念的認識,大多還是淺層的,“他們會認可這是好的理念,但是為什么好,要怎么實現,需要我們不斷地去給家長反饋,他們也需要很長的時間去吸收”。

在升學焦慮下,很多家長希望幼兒園承擔更多的教學任務。“比如有個家長就希望我們能幫助孩子達到某個幼兒英語的級別。”劉雯認為,很多家長仍然看結果、重評價標準,“其實在幼兒階段,過早地學習太多的知識性內容,不僅不現實,而且超越了孩子的能力。”

在芬蘭人眼里,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這可能表現為說話說得比較晚、不愿意交流、多動等。這些在很多人眼中的“毛病”,在芬蘭教師眼里,只不過是孩子的特點而已。其實,在芬蘭,沒有一個試圖讓所有人都達到的標準水平。在教育領域也是如此,他們尊重每個孩子不同的特點,希望為孩子們提供適合自己的成長發展方式。

兩國教育理念的差異,或許會讓不少人覺得,芬蘭和中國的學前教育理念存在對立,但實際上二者并不沖突。“從根本上來看,二者都是以人為本的,以兒童發展為中心的,我想這是兩國的共識,只不過在具體的實踐當中,各有各的探索。”劉雯認為,芬蘭學前教育的很多經驗和理念,正在逐漸進入更多的中國幼兒園。“我們學習芬蘭模式,其實也是為了更好地實現以人為本,幫助孩子更加全面健康地發展。”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15日第6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