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感懷四時之“秋”

發布時間:2019-06-19 作者:朱于國 來源:中國教育報

■讀統編語文 品傳統文化⑦

描寫四時的詩歌不計其數,而詩人最青睞的就是春天和秋天。我們粗略統計了一下,統編小學語文課本中共選入寫春的詩歌有34首,寫秋的有13首,而寫夏的僅有3首,寫冬的不過四五首。大概是因為春天是生機萌發的時候,秋天則是萬物凋零的時候,一盛一衰,最易引發詩人敏感的思緒。

今天我們著重談談寫秋的詩歌。

對于秋天,不同人有不同的感受。喜歡秋的人如郁達夫說:“秋天,無論在什么地方的秋天,總是好的”(郁達夫《故都的秋》),他喜歡秋的“清”“靜”與“悲涼”;不喜歡秋的人如歐陽修則說:“其為聲也,凄凄切切,呼號憤發。……草拂之而色變,木遭之而葉脫”(歐陽修《秋聲賦》),他借以抒發的是自己內心的苦悶。秋天仿佛天生具有雙重的性格:秋風送爽,天高氣清,金桂飄香,碩果累累,這是積極的一面;秋風蕭瑟,草木為之色變,山川因而寂寥,天地間呈現一派肅殺之氣,這又是消極的一面。因而,人們對于秋天也包含著復雜的情感,既有告別溽暑,迎來豐收的清爽和喜悅,又有將入寒冬,因草木零落而生的悲涼和傷感。因而,秋天在詩人筆下也就有了復雜的、別樣的姿容。

秋之悲愁傷感

一提起秋天,我們總會想到宋玉《九辯》中的話:“悲哉!秋之為氣也。蕭瑟兮,草木搖落而變衰。”的確,秋天帶給我們的首先是肅殺、冷落、蕭索、慘淡的感覺。身處春季,滿目繁花,萬物欣欣向榮,我們的心情也會是喜悅的;而身處秋季,滿目蕭然,無邊落木簌簌而下,凄切秋風“呼號憤發”,我們的心情也會因而生出無限的悲愁。

有的詩人由草木之變色凋零,聯想到歲月的流逝和人生的黃昏,頓生悲涼之感:“常恐秋節至,焜黃華葉衰。”這肅殺的秋天到來,原來的青青葵葉頓時焦黃枯萎,喻示著歲月的流逝,由此而生警惕之心:“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詩人告誡年輕兒郎們,榮華不久,青春易逝,不趁少壯時努力,更待何時?等人生的秋天到來了,已成枯枝落葉,再后悔就晚了。

有的詩人因在異地他鄉,見秋風而引發客居的悲愁和思鄉的愁緒。葉紹翁《夜書所見》:“蕭蕭梧葉送寒聲,江上秋風動客情。”梧桐樹葉寬大,細雨飄灑,滴滴答答,常與愁煞人的秋風秋雨相伴,描繪孤寂凄冷的境界;江上秋風初起,砭人肌骨的寒氣襲來,令人輾轉難眠,客居之人頓時起了思鄉之情。秋雨秋風中旅人思鄉的況味,古今是一樣的。這也可從眾多客愁詩中尋得。

秋天有一個特別的節日,是為中秋節,本是闔家團圓的日子,自然更能引發人們的思鄉思親之情。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中庭地白樹棲鴉,冷露無聲濕桂花。今夜月明人盡望,不知秋思落誰家?”詩人中秋夜遙望朗月,詩歌前兩句寫景,渲染清、靜、凄冷的氣氛。庭中地面一片雪白,是月光之皎潔使然;樹上寒鴉已經棲息,未因明月而驚起,則夜已深;月華如霜,寒氣彌漫天地,露珠悄然凝結,打濕了盛開的桂花。詩歌后兩句抒情,由一個人望月轉而寫天下人望月。古往今來,這一輪明月見證著多少人的悲歡離合!今夜月明如晝,世間當人人盡在仰望,然而“幾家歡樂幾家愁”!闔家歡樂的自然望月欣喜,分隔兩地的則望月興愁,不知這離別之思今晚會落在誰家?天下的離人何止千萬,此時此刻該有多少離愁寄托在月亮之上啊。讀到這里,我們也仿佛感受到天地間彌漫著的浩茫離愁。

秋之明艷高潔

雖然中國詩有悲秋的傳統,詩人多寫秋天令人悲苦的一面,抒發自己的孤苦寂寞乃至惆悵失意,其中有些詩歌,也多少有些消極;但語文課本中選入更多的卻是愛秋、喜秋的詩歌。這些詩歌的作者,善于發現秋景中天高氣遠、清凈高潔、五色斑斕、健朗明快的因素,表達自己高潔的志趣,體現出獨具一格的審美品位。編者們希望學生通過這些詩歌,對自然景物保持欣賞的態度,從古詩里汲取更多的正面情緒和力量,激發樂觀開朗的心態,以更充沛的熱情面對未來的人生。

杜牧的《山行》寫詩人乘車遠行,遠望高山所見的深秋景物,展示了一幅動人的秋色圖。詩中名句“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于二月花”直抒對楓林晚景的喜愛。楓葉為秋霜所染,燦爛輝煌,漫山遍野皆是,詩人行車至此,心生喜愛,于是停下車來靜靜欣賞,甚至發現這紅葉竟比二月的鮮花還要明艷動人。畢竟,二月的鮮花太柔弱了,而這遍山的楓葉,凌霜怒放,層林盡染,更有一種動人心魄的力量。

與杜牧一樣喜愛秋天,甚至有過之的是他的前輩劉禹錫。劉禹錫寫過《秋詞》二首,其一說“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他拿秋天跟春天相比,直截了當地說秋日勝過春日。為什么呢?“晴空一鶴排云上,便引詩情到碧霄。”原來他愛的是秋日天高氣爽、萬里晴空的廣闊氣象。“晴空”“碧霄”是秋日特色,突出秋日“清”的特點;而一鶴排空而上,展現的是詩人沖天的豪情、樂觀的情懷和高揚的精神。《秋詞》(其二)中描繪秋景,則在突出“清”之外,又增加秋色斑斕的描繪:“山明水凈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秋日山水明凈,實寫空氣之明凈清爽,夜晚結下白霜,高潔清白;樹葉變為淺黃,中間許多葉片呈深紅色,在淺黃的底色中格外顯眼。詩人描繪秋天的風貌,愛的是秋天的五色斑斕、清清凈凈與風霜高潔,流露出高雅閑淡、不同流俗的審美取向,正與其被貶后卻愈挫愈勇的心態相得益彰。

秋之人生禪意

在小學語文課本中還有一首劉禹錫寫秋的詩歌《望洞庭》,寫夜晚的秋景。作者對秋景的欣賞是一貫的,仍舊突出一個“清”字,但色調更為明麗,格調更為清奇。“湖光秋月兩相和,潭面無風鏡未磨。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里一青螺。”遠望洞庭湖,湖面的波光與皎潔的月光交相輝映,江天一色無纖塵;湖面波瀾不驚,如未打磨的銅鏡一樣,映照著湖上景物,朦朧迷離。那蒼翠的君山映照水中,山水渾然一體,恰如閃亮的銀盤中承托著一枚小小的青螺。詩人攝景入畫,取譬精彩,體現出詩人對秋景的喜愛。

與劉禹錫一樣寫秋詩風格健朗的還有李賀,他的《馬詩》(其五)以馬為喻,表達自己馳騁疆場、建功立業的向往與追求。“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一句,袒露自己的雄心:什么時候能夠佩戴上金絡頭,在這秋高氣爽的原野上縱橫馳騁啊?這里的“清秋”是清朗的秋季,此時天更為高遠,地似乎也更加遼闊,加上草黃馬肥,正可驅馳。

秋天氣象之“清”,更顯世界之“空”。你想,空氣明凈,天地渾然一體,空間更顯遼闊;樹葉落盡,鳥獸藏蹤,更少了許多蕪雜,多了如許寧謐。因而王維筆下的《山居秋暝》,描繪傍晚的秋景,更帶了幾分空寂的禪意。“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傍晚時分,空寂的群山,一場新雨飄過,涼風習習,山林一派空寂與寧靜,仿佛空無一物。明月升起,自松間照下,清泉淙淙,在石上流淌,越發襯出山之空、夜之靜。這就不僅僅是欣賞秋景了,更是從中悟得自然的本真和人生的真諦,令人頓生出塵之想。

實際上,愛秋也罷,悲秋也好,詩人都是以秋抒寫自己的情感,表達人生的況味,秋天的本質并無不同。我們教孩子橫向聯系讀這些詩,就是要引導他們認識詩人筆下秋的不同姿容,豐富對于秋的認識和體驗,增強對于自然和人生的體察。還要在橫向的閱讀中,善于從不同中發現相同,從相同中尋覓差異,以錘煉思維的敏感性;從單調中見出豐富,從豐富中發現精彩,以增強思維的靈活性;從消極中見出積極,從積極中發現力量,以增強思維的深刻性。

(作者系人民教育出版社中語室副主任、統編語文教科書核心編者)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19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