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走出區域管理中的常見誤區

發布時間:2019-06-18 作者:高政 來源:中國教育報

面向2035,中國教育正處在邁向教育現代化的關鍵時期。地方教育局長作為基層教育的掌門人,其專業能力關系一方教育的發展,如何加強局長教育專業能力建設,是新時期教育發展的重大命題。

區域管理中常見的幾個問題

做好區域教育的掌門人,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差事。如何在繁雜的各項事務中理出頭緒,考驗著教育局長的智慧。在地方調研中,我們也發現,區域教育管理中經常出現的幾個問題:

第一,統一式的改革。

簡而言之,就是通過發文、開會、動員、宣傳、造勢等方式來進行教育領域的教改課改。有校長說:“常常是市、區、縣統一行動。流行洋思模式,就都學洋思;流行杜郎口模式,就都學杜郎口;流行翻轉課堂,就都搞翻轉課堂……”運動式的改革、機械式的照搬往往使教改課改流于表面、浮于形式。

第二,概念化的特色。

為了打造區域教育工作亮點,教育局要求轄區內的學校必須一校一品。特色創建的初衷是好的,是想改變應試壓力下千校一面的教育現狀、滿足學生多元化的需求。但特色的形成不是一朝一夕的,是在學校長期發展中沉淀積累出來的。于是,特色發展淪為喊口號,變成了為了特色而特色、為了概念而概念。

第三,專制式的管理。

教育領域專制式管理的一個最典型現象就是,校長必須絕對服從命令,教師必須絕對聽從指揮,教育局指哪打哪。校長、教師不能有自己的想法,更不能有自己的專業自主性。

其根本原因是沒有把學校當作一個師生的文化共同體、沒有尊重學校的辦學主體地位。學校從副校長選拔到中層干部的選配,從教師招聘到財務預算,一概由局長說了算,學校的辦學自主權得不到保障。

第四,GDP化的考核。

GDP化的考核就是把學校的辦學質量、教師的教學水平等同于升學率。熱衷于此的教育局長,喜歡按升學率給學校排名,按分數給校長、教師排隊。用抓GDP的方式抓升學率,用抓生產的方式來抓教育。將升學率和考試成績等指標層層下放、層層加壓。

因為教育工作的復雜性,教育評價絕非幾個簡單的數字、表格可以描述。這種評價方式會讓校長和教師都變得急功近利。

出現上面的問題,根本原因就是教育局長自身的專業素養不夠,以傳統的管理思維來辦教育、忽視學校的辦學自主權。

管理要尊重教育規律,不能急功近利

按照教育規律辦教育,是指教育管理者要從自己所從事的具體教育活動出發,分析具體的活動要素,把握各個要素之間內在的、本質的和必然的聯系。

尊重教育的規律,首先要尊重教育改革的規律。課改十幾年來,全國各地涌現出許多典型經驗,但有些典型經驗在大規模推廣復制時,效果欠佳。

為何如此?任何一項教育改革的成功,都有著非常復雜的前提條件和很多偶然性的甚至是不可復制的因素。

教育改革不是教育局長、教育專家等少數人通過理性規劃和設計就能成功的,而是全體校長、教職工、學生等教育實踐的主體共同參與的結果。區域的教育生態、校長的管理水平、教師的專業素養、學生的文化資本等都對教育改革產生著影響。

教育改革的規律要求教育局長必須實事求是地從自己區域的實際出發,理性選擇適合區域教育改革的路徑與方法,審慎面對當前教育改革的諸多新理念、新模式與典型經驗,不跟風、不盲從,做一個理性的管理者。

尊重教育的規律,必須尊重學校發展的規律。學校是一個有生命周期和文化內涵的特殊組織,學校的發展有著自己的節奏和規律。

當前,很多地方熱衷于引進優質教育資源,和重點大學、優質教育集團合作辦學。知名專家團隊引領、優質課程資源介入成為一種時尚。但在引進新資源的時候,也經常會出現水土不服。

學校的發展不僅需要各種硬件設施、師資隊伍、課程資源和制度規章,更需要良好的內生校園文化和外在區域教育生態協同發力。

學校的特色不是靠幾個專家總結提煉就可以的。學校的規章也不是制定以后就被全體教師員工認可。優質的課程也不是引進后就可以進入課堂。

學校不是靠行政指令、專家智慧、優質硬件、外界資源就可以短時間真正發展起來的,而是需要時間去成長、文化去浸潤。教育管理者要為學校創造良好寬松的教育生態。

管理要尊重學校的專業性,不能越俎代庖

尊重校長和教師的專業性,首先要尊重學校的辦學自主權。在當前政府機關“放管服”、教育系統“管辦評分離”的大背景下,基層教育局并不直接管理學校教育教學的具體業務,更不能也不應該對學校的正常教育教學有過多的行政干預,而是應該為學校發展在人、財、物方面爭取更多的資源,給校長一個敢于改革、大膽創新的制度空間,給學校發展創設一個安心辦學、激發活力的政策環境。

把行政的權力關在制度的籠子里,大幅減少各類檢查、評估、評價,加強對辦學方向、標準、質量的規范引導,為學校潛心治校辦學創造良好環境。把學術和教育的專業權力還給校長和教師,真正尊重學校的辦學自主權、教師的專業地位。

尊重校長和教師的專業自主,更要摒棄功利性的考核。GDP化考核關注的是少數成績優秀、有培養潛力的孩子。好的教育不僅應該為國家培養精英,更要給普通人生活的信心,促進所有社會成員之間的信任、團結和進步。

教育的成就不是少數人的成績,不是多少個北大清華,不是多少個一本達線率,而是為一個個有著鮮活生命的孩子提供更多發展的可能。

GDP化考核把考試成績和升學率作為評價學生和教師的唯一標準。教師的收入、學校的排名都與之密切相關。長此以往,就會造成應試教育大行其道,孩子的個性發展被扼制、興趣天賦被漠視、人格教育被忽視,教育流水線只能培養出同質化產品,難以培養造就新時代所需要的創新型人才。

教育評價改革的目標,是形成一種低競爭、低控制、低評價的教育生態,能夠更多地關注學生的成長和發展。這方面,增值評價為我們提供了一種可能的方向和路徑。

增值評價即評價學生在一段時間內的成長,以變化取代原來對學生在某一個特定時刻狀態的關注。這種評價方式將學生原有的學術成績及家庭背景等多個因素考慮在內,提出一個合理增長的模型。它不僅關注學習過程的最后產出,更著重學習所帶來的增長。

(作者系國家教育行政學院副研究員)

《中國教育報》2019年06月18日第5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