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校長觀察

為什么“教育家”話題總會引爭論

發布時間:2019-11-19 作者:柳袁照 來源:中國教師報

日前,我參加了一場教育沙龍,主題是“踐行教育家精神”。沙龍是放在紀念陶行知的背景下進行的,顯然是研討如何踐行像陶行知這樣的教育家精神。我應邀作為嘉賓參加了沙龍,其實我一直都在思考一個問題:到底什么是教育家?什么是教育家精神?假如這些問題還沒有弄明白,如何踐行、踐行什么則淪為空談。

何謂教育家?這個話題一直都有爭論。為何科學家沒有爭論,藝術家沒有爭論,說到教育家就爭論不休?原因在于,我們在說教育家的時候,大家不在同一個語境、不在同一個邏輯起點上。

我認為,當下人們談論教育家在兩個層面,一個是在崇高的層面,視教育家為太陽一般的教育人,那是在教育的曠野上,自然長成的一棵樹,高大無比。一個是在世俗的層面,教育家如人家陽臺上擺放的花草,可見可聞。比如,當下各級教育行政部門推薦、批準,或經過有關培訓機構培養,且在實際工作中也作出了一些成績或功利或超出功利的校長、教師。這一層面的“教育家”,層出不窮,像韭菜,割了一刀、割掉了一批,又長出來一批,又割一刀,再長出一批,一茬一茬的。

所以,我把教育家分為兩種,一種是高尚教育家,被歷史所認同,被大家所認同,不需要任何組織與個人的推薦,不是自然組織或機構培養出來的。這樣的教育家不可能從現實中產生,多從歷史中產生,活著的人往往達不到這個高度。

我也聽過許多來自小學、初中、高中校長的演講、闡述,相比較而言,小學校長或者說小學的教育實踐似乎更接近教育的原點,因為他們遠離高考,而中學校長的發言介紹往往離不開功利和束縛。我認為,這樣的中學出不了教育家、出不了高尚教育家。

第二種教育家,我姑且稱為“世俗教育家”。人為培訓培養出來的,也不錯。有的是學校地位決定的,因為學校的名聲,決定了校長的地位。無論是誰,到了這類學校一般都會成為教育家。培養教育家或者教育家型校長,是時尚,是這個時代有成就、有地位校長的代名詞。

為此,其實我們不必對此苛求,說三道四。當下有一批人以培養教育家為職業,涌現了一批教育家“導師”。如此這般,積極的一面也無限陽光,這是不容否定的。但在我眼中,教育家最本真的特點是要有思想,有自己的教育主張,并付之于實踐。教育家要繼承前人思想,所以并不是一味標新立異的,否定前人不能簡單地等同于創新。教育家要有突破,而突破是在繼承基礎上的創新。首先這應該是思想上的,思想的繼承與突破是教育家的一個最重要的特征。沒思想,人云亦云;沒思想,唯上是從;沒思想,只是在經驗層面總結;沒思想,只是任由市場左右;沒思想,只滿足于品牌形象,等等,都不能成為教育家,最多可以成為世俗教育家。

為何給各類培訓班貼標簽,我們要深入思考,教育家成長的內核和支撐到底是什么?我總有疑慮,“家”能造得出來嗎?或許能,或許不能,不管怎樣應該經過歷史檢驗。

造“家”運動,“家”如雨后春筍,園丁也風光無限。這些“家”往往在自己一畝三分地上經營,看似長勢很好,其實風光也只有幾度春秋。

許多培訓機構做了精心的課程去培訓校長,真的主觀想法很好,讓大家教育思想體系化,正如“梳頭”一樣。10多年來,我觀察了一些學校,辦學理念體系化,就像讓校長將自己的頭梳理好。你梳你的,我梳我的。放眼看一些大牌名校,仔細看看一些大牌名校長的身前身后事,讓人感慨萬分。然后,培養培訓機構再給后任校長梳理總結、提煉,再一次“梳頭”。

不過,話也說回來,無論教育家泛化還是教育家神話,都有積極的一面,它們之間或許是辯證的統一。

在我眼中,誰是不是教育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辦好真正意義上的學校,真正做好教育的事,對每一個師生的生命成長負責。

正如陶行知所說:國家把整個的學校給了你,你要做整個的校長。用整個的心,做整個的校長,一心為教育、為師生,純粹、真誠、愛意滿滿;讓師生在校園過一種完整的、豐富的、高尚的教與學的生活,鞠躬盡瘁,無私無畏。

這個時代,陶行知是教育家,這沒有爭論。弘揚陶行知的教育精神,其實就是踐行教育家精神。

(作者系江蘇省蘇州第十中學原校長)

《中國教師報》2019年11月20日第13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