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檢索頁>當前

什么樣的創業失敗是有價值的?

發布時間:2019-11-19 作者:劉帆 劉寧 來源:中國教育新聞網-《北京教育》雜志

摘 要:創新型企業是新時代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重要抓手。然而,創新型企業在“高度不確定的環境” “稀缺的資源” “有限的時間”這三重疊加約束的條件下,卻要追求“壟斷和高增長”,高失敗率必然是常態現象。正確認識創業失敗常是創業成功的必要條件,探究出“有價值的創業失敗=獲得可驗證的商業學習×可承擔的損失×快速失敗”公式;創業失敗后能否再次啟動新的商業想法取決于創業者的創新基因。

關鍵詞:創新型企業;創業失敗;創新基因

正如《第四次科技革命》作者扎克?林奇所說,互聯網是一切技術的基礎。互聯網造就了所有行業、所有企業、所有組織的新運行平臺和操作系統。傳統的經濟和社會形態中的某些因素在互聯網時代被激發出來,其中既潛藏了無數企業被顛覆、被沖擊的巨大風險,也蘊含著無數企業發力、蛻變的機會。當前,順應互聯網時代大勢,我國迎來了新一輪創業浪潮,以“互聯網+” 技術為代表的新業態、新模式、新經濟獲得全面迅猛發展,創新型企業作為推動創新創業高質量發展,打造“雙創”升級版的中堅力量,必然面臨“高風險、高失敗”的常態現象。由于存在反失敗偏見(Anti-failure)[1],不論在創業研究,還是在創業實踐中,人們都更關注創業成功,而非創業失敗。因此,以創新型企業為研究對象,探討“創業失敗”現象,正向思考創業失敗的價值及其歸因機理,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實踐意義。

創業失敗是伴隨創新型企業的常態現象

美國學者比爾? 奧萊特在其所著的《有序創業24步法:創新型創業成功的方法論》前言提到[2],相比一般中小企業,創新型企業(Innovation-driven enterprise)是依靠創新驅動的企業,具有四大特點:一是創新驅動創業。創業者往往會組建團隊,利用其他公司不具備的技術、流程、商業模式或其他創新優勢實現創業。二是所有權與投資人共享。創新型企業的所有權較為分散,對創業者來說,管理控制權是次要的,為了實現企業的宏偉發展,經常出售公司股份。三是謀取大市場。創業者希望把產品銷往全球,至少也要滿足區域級市場。四是有實現指數級增長的可能。企業前期通常賠錢經營,后期依賴外部資本很可能實現指數級業務增長。

1.創新型企業面臨的三重約束條件

關于創業的約束條件,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斯蒂文森(1994年)提出了“資源有限”約束[3],精益創業論和效果創業論均提出了“環境高度不確定”約束,美國硅谷創想實驗室創始人比爾·格羅斯(Bill Gross)通過調研200多家創業企業,發現時機(Timing)是影響創業成功最關鍵的因素[4]。歸納起來,創新型創業面臨著三重約束條件:一是高度不確定的環境。這里的“環境”是指創業者不能有效控制或影響的外部因素,“不確定”是指沒有歷史數據幫助決策者進行決策的情境,意味著一個未知而且不可知的未來,不能被模型化也不能被預測,互聯網時代尤其如此。二是有限的資源。創業者常常白手起家,資源短缺。這里的資源指的是企業實現商業模式有效運營必需的生產要素,包括實物資源、資本資源、智力資源。三是有限的時間。時間有限意味著機會窗開啟時間變短,這主要源于兩大因素:一是新技術比舊技術創新速度快。新技術比舊技術擁有更多的組合來源元素,一旦這些元素數目超過一定閾值,可能的組合數就會呈現爆炸性指數級增長,體現為縮短的產品生命周期。二是資本助力新創企業短期內獲得高速擴張。發達的資本市場為那些尋求投資的創新型企業提供了成長所需資金;獲得外部龐大資本支持的企業,有利于在短期內確立行業地位,并在激烈的行業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2.創新型企業的基本矛盾

為謀取大市場,創新型企業的創業者必須快速發展,擴大規模以滿足大市場需求,否則將慘遭淘汰。具體來講,創業初期,創業者通過科技創新追求細分領域的壟斷或者創造新的市場,建立競爭壁壘;創業成長期,借助資本的力量,模式復制“開疆拓土”,力爭在短的時間結束激烈的競爭,獲得市場主導地位。因此,創新型企業面臨的基本矛盾就是“極其有限的資源,有限的時間,在高度不確定的環境下,卻要取得壟斷和高增長”[5]。

3.創新型創業的高失敗率

目前,學者們對于創業失敗的概念界定還未形成共識,常與經營失敗、企業關閉等詞匯混同使用,其共同點可以歸納為:創業失敗是指在資源耗盡前,企業還沒有找到被驗證的商業模式,要么是技術不可行、需求不存在,或者是財務不可持續。創業實踐表明,創業是一個高淘汰率的商業活動,尤其是創新型創業,失敗率更高。一項美國人口統計局的調查指出,34%的企業在創立前兩年就死亡,50%的企業存活時間不超過4年,60%的企業不超過6年[6]。同時,IT桔子網關于“國內項目分階段存活數量”的調研表明,在進入天使輪的847家企業中,能進入D輪風險投資階段的企業僅為17家,也可謂“百里剩一”。

有價值的創業失敗=獲得可驗證的商業學習×可承擔的損失×快速失敗

失敗甚至是重復性失敗都可被看作是創業活動中的一項自然組成部分[7],是一種不可避免的試驗性或冒險性的負向產出[8]。但不經歷失敗的風雨,怎能見成功的彩虹?!創業者坦然面對創新型企業的高失敗率,逆向思考“創業失敗的積極價值”,會有不同的啟發:有價值的創業失敗意味著在資源耗盡之前,在創業最佳時機找到了被驗證的商業學習,從而得以實現可升級的商業成長。

1.創業失敗的收益:獲得可驗證的商業學習(Validated Learning)

創業失敗是創業者學習的重要機會。明尼蒂(Minniti)和拜格賴夫(Bygrave,2001年)研究發現,創業失敗比創業成功更有學習價值[9]。西特金(Sitkin,1992年)認為創業失敗是發生學習的必要條件[10]。可驗證的商業學習指對商業模式的各個元素進行試驗,以便能科學地驗證這些元素是否和假設相符,并通過綜合試驗的結果來學習如何使公司可持續發展。創新型創業公司一般會經過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商業驗證的重點則有所不同,如圖1所示[11]。

blob.png

圖1 商業驗證階段

第一階段:驗證“問題和解決方案”是否匹配。這個階段必須先驗證手頭有沒有值得解決的問題,不能在問題沒有確定之前就花上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來推出解決方案。通過對目標客戶進行觀察和訪談相結合的定性方法來回答問題。經過這個階段,你應該能明白真正的問題有哪些,并且得出一套能夠解決問題且最為精簡的對應方案,我們將這個方案稱為“最簡可行產品”(Minimum Viable Product, MVP)。

第二階段:驗證“產品和市場”是否匹配。在產品和市場達成匹配前,創業公司的注意力集中在學習和轉型上,創業公司在驗證性學習階段應當努力尋求可行的方案,改變企業創業的方向;在達成匹配之后,注意力則轉移到增長和優化上,加速可行方案的執行。

第三階段:獲取風險資本,復制商業模式。這個階段的注意力轉移到公司的發展上,而公司的發展其實也就是商業模式的擴張,這時候驗證的重點是釋出股份,吸引風險投資。

2.創業失敗的成本:可承擔的損失

創業失敗的成本是指創業者由于創業失敗而承擔的財務、心理等各方面的損失[12]。效果創業論[13]認為,雖然存在失敗的極大可能,但用可承擔損失的角度思考問題能夠減輕失敗帶來的影響,這是因為創業者已將損失降低到自己可承受的程度,并且愿意為了創業承擔這些損失。如果創業者將潛在的損失降低到自己可以接受的程度,即便失敗,從投資的角度來講,他們的損失相對那些憑借猜測公司潛在收益而進行投資的創業者來說也要小得多。況且,就是創業失敗,那些遵循可承受損失原則的創業者也能接受殘酷的現實。實踐中,創新型企業實現損失可承擔,具體做法有:一是設定可以承受的損失。在評價商機時,要考慮創業失敗帶來的損失是否是可承受的,而不僅僅只看到預期中的最大利潤。二是利用現有資源開始行動。不要坐等良機,現在就開始行動,充分利用你現在擁有的一切資源:想想你是誰,你了解什么,你認識誰。三是建立合作伙伴關系。要和那些愿意與你共創未來的人或企業建立合作伙伴關系,共同創建新企業,共同開發新產品和新市場;不必過度進行競爭分析和戰略規劃。

3.快速失敗

精益創業論[14]認為“創業是學習循環的升級過程”,即想法—創建—產品—測量—數據—學習。根據這種模式,創業者首先是投入最少的金錢和精力,把想法開發出體現核心價值的產品;接下來,最簡功能產品進入技術和市場測試階段,如果測試不過關,創業者需要從數據中革新或拋棄原有的認知,快速啟動新的實驗循環;如果測試過關,創業者需要把控局勢,在不斷的反饋和循環中快速迭代優化產品,達到用戶需求的爆發式增長。實踐中,創業者應當堅持“敏捷開發”“快速迭代”的基本策略,強調快速,理由是即便創業失敗,還能有資源抓住時機再次進行實驗,進而提高在資源耗盡前成功的可能性。 

4.沒有價值的創業失敗

構成“有價值的創業失敗”的三要素缺一不可,整合一體。“獲得驗證的商業認知”是目的,是最為根本的要求,缺少了它,創業失敗意味著資源和精力的浪費,頂多是糊里糊涂的人生經歷;“損失可承擔”是手段,缺少了它,創業失敗意味著缺乏“東山再起”的必需資源;“快速失敗”是前提,缺少了它,意味著環境已變,商機已逝。

創新型創業者的創新基因

“有價值的創業失敗”之所以能夠針對不能被驗證的商業想法,通過失敗學習,再次形成創新的商業想法,主要源于創業者的創新基因。哈佛大學創新學學者杰夫?戴爾(2011年),歷時八年,采訪和調查了亞馬遜創始人杰夫?貝佐斯等眾多研發出革命性產品和服務的首創者,提煉出“創新者的基因”模型,即最具創意的企業家具備五種發現技能:聯合(Uniting)[15]、觀察(Observing)、發問(Questioning)、建立人脈(Networking)、實驗(Experimenting)。[16]其中,聯合技能就是把一些看似無關的想法、發現或要素,運用不同的思維關聯起來,形成新的組合,是創新者基因(DNA)的核心所在;觀察技能是指創新者善于用不同技巧,從不同的角度去審視這個世界;發問技能指的是質疑現狀,善于提出正確的問題;搭建人脈是指建立組織(圈子),除了獲取和整合資源,通過結交類型各異的人士,拓展自己的知識領域,啟發差異化的思考;實驗技能是指同科學家一樣,創新家也通過制造樣品和進行小規模試驗,來積極嘗試新的想法,正如愛迪生所說,“我并沒有失敗,我只是發現了10,000種行不通的方式”。

效果創業論認為[17],整合新的商業認知,形成新商業想法的過程中,推理思維(Reasoning) 同樣不可或缺。關于商業想法(商機)來源,有兩種不同的推理思維或方法,即因果推理(搜索與選擇法)和效果推理(創造與轉化法)。因果推理是基于已給出的具體工具和方法,達成預定的目標,可以引申為搜索與選擇法,適用于在環境基本上可預期的情況下,發現現存的商機,即創業者首先要搜索市場中歷史上增長最快的部分和最大的未被滿足的細分市場;效果推理是通過一套不斷演化的工具和方法,達成新的、不同的目標,效果推理可以引申為創造與轉換法,適用于環境高度不確定的情況下,創造新的商機,這種商機超出創業之初的原始設想,甚至是原本不存在的想法。至于具體使用哪種思維(方法),取決于創業者如何看待當前所處的狀況。

圖2描繪了改良的創新的基因模型,即開啟新想法的密碼。形成創新想法的關鍵技能,是整合新的認知技能,包括推理和組合。獲得這種技能需要創新者更能頻繁地運用系列行為技能,包括發問、觀察、建立人脈和實驗。創新者更勤于發問、觀察、交際和實驗,背后的驅動力有兩點:一是他們積極地想要改變現狀;二是他們能把改變奉為使命,能更為輕松地巧妙冒險、犯錯、快速從中吸取教訓。

blob.png

圖2  改良的創新基因模型—Conquer模型

綜合來看,新想法形成所需的七個要素包括:勇氣(Courage)、發問(Questioning)、觀察(Observing)、建立人脈(Networking)、實驗(Experimenting)、推理(Reasoning)、聯合(Uniting)。如果這七個英語單詞的首字母以方便記憶的方式組合起來,就會得到“Conquer”這個新詞,取意“征服”,這就是創新基因組合模型—CONQUER。(作者:劉帆 劉寧,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經濟學院)

參考文獻及注釋:

[1]Sitkin S B. Learning from failure: The strategy of small losses [C]//Cohen MD, Sproull L S.Organizational Learning. Thousand oaks,CA:sage,1996.

[2]比爾?奧萊特.有序創業24步法:創新型創業成功的方法論[M].徐中,譯.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7:XXV.

[3]Stevenson,H.,Roberts,M.,& Grousbeck,H.New Business Ventures and the Entrepreneur-4th ed[M].New York: McGraw-Hill,1994.

[4]Bill Gross:“The single biggest reason whystartups 

succeed”[EB/OL].[2019-09-20].https://www.ted.com/talks/bill_gross_the_single_biggest_reason_why_startups_succeed,2015(3).其中,影響企業成功的前5個要素,依次為“Timing(42%)”“Team/execution(32%)”“Idea ‘truth’outlier(28%)”“Business model(24%)”and“Funding(14%).

[5]李開復,汪華,傅盛.創業就是要細分壟斷[M].北京:文化發展出版社有限公司,2017:49.

[6]Hayward M L.Sheperd D A,Griffin D.A hubris theory of entrepreneurship[J].Management Science,2006,52(2):160-172.

[7]Politis D,Gabrielsson J.Entrepreneurs’ attitudes towards failure:An experimental learning approach [J].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99,24(1):13-30.

[8]Cannon M D,Edmondson A C.Confronting failure:Antecedents and Consequences of shared beliefs about failure in organizational work groups [J].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2001,22(2):161-177.

[9]Minniti M,Bygrave W.A dynamic model of entrepreneurial leaning[J].Entrepreneurship: Theory and Practice,2001,25(3):5-16.

[10]Sitkin S B.Leaning through failure: the strategy of small losses[J].Research in Organizational Behaviour,1992(14):231-266.

[11]莫瑞亞.精益創業實戰[M].張玳,譯.北京:人民郵電出版社,2013:8-11.

[12]于曉宇.創業失敗研究評介與未來展望[J].外國經濟與管理,2011,33(9):19-26.

[13]斯圖爾特·瑞德,薩阿斯·薩阿斯瓦斯,尼克·德魯,等.卓有成效的創業[M].新華都商學院,譯.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164,114,176.

[14]埃里克·萊斯.精益創業[M].吳彤,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2:55-57.

[15]哈佛學者使用的是associating,本文認為使用Uniting(組合思維)更為貼切,因為它更符合熊彼特“創業活動的精髓是‘進行新的組合’”的論斷. 

[16]杰夫?戴爾.創新者的基因[M].曾佳寧,譯.北京:中信出版社,2013:4-24.

[17]斯圖爾特·瑞德,薩阿斯·薩阿斯瓦斯,尼克·德魯,等.卓有成效的創業[M].新華都商學院,譯.北京: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5-12.

《北京教育》雜志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bhukev.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香港两码中特网